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水塘 (二)

这里是未知的水域。。。请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物理本科毕业,前半生从事物理学应用技术研究工作,后半生到退休,从事文字工作。尽量向纯文学靠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334 记 忆 沈 阳 【散 文】  

2013-06-29 13:22:0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闲来无事,翻到阿成先生的《上帝之手》,阿成先生写的很精彩,照录如下:“在同治年间的老地图上,老沈阳城的格局像一枚外圆内方的铜钱,内城是方的,边城是圆的。天圆地方嘛。加上这里曾经是“一朝发祥地,两代帝王城”的盛京,再加上有东陵的福陵叠翠、北陵的御苑松涛、浑河晚渡、塔湾夕照、柳塘春雨、道院秋风、神碑幻影、陡山霁雪、凤楼观塔、万泉垂钓之十景,以及老边饺子、三合盛包子、顺发圆锅烙、马家烧麦、那家血肠、李连贵熏肉大饼,。。。。这就是沈阳——我曾经生活过一段儿的地方。”
    据老妈、老爸讲,俺就是生在沈阳小东关,因为一生碌碌无为,身无显赫,一枚草民,至于具体位置已无所考。据讲,当时父亲由沈阳第一师范毕业 ,在小东关的一所小学教书,每月四十元大洋。当时第一师范是四年制,文理分科,老爸读的是中文。据他讲,当时在他的师长中,有很多是很有造诣的学者。
        说俺是沈阳人,由于在外的漂泊,对沈阳并没有完整的印象,至今到沈阳还是一个字“晕”。
    搜索孩提最早的记忆,是祖父带我到一处大四合院里,正厅很大,窗明几净,精致的雕花木质家具,祖父与主人亲切聊天,给俺花生在一边吃,只记得沈阳花生的粒小。长大了知道,主人是祖父的晚辈,是沈阳关帝庙的主持。
    1947年,哥哥在沈阳师范读书,校址在十间房(北市场附近)公费,发了十斤高粱米,妈妈让我去取,从距沈阳二十五里地的农村走去走回,取回来十斤高粱米。
    1948年,家搬到齐贤街与小八路的附近,端午节我去买粽子叶,一直走到中街才买到,也是走去走回,回来特别高兴,觉得自己长大了,记忆也深刻。
    还记得1948---1949年,沈阳的粮食特别贵,一斤高粱米要用东北流通券几十万元,用的纸币要比买来的米还沉。
    总之,俺没有在沈阳呆多长时间。
    成年了,年近三十,在离沈阳很远的城市,遇到一位姓李的女士,沈阳人,谈
起了对象,俺写信告诉老爸她是李**的后代,老爸说:知道,知道,以前毛笔上刻的名字就是胡魁章或李**的名字。
    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台湾的亲属与老妈、老爸联系上,1995年秋来辽宁省亲,谈起赵家
大院,要看看兰坤大姨家的老房子,只有沈阳大姑还记得旧址,由老爸老妈及我们兄弟陪同,到了沈阳,找到了光陆电影院对过的五斗居旧址,老院子已经看不到了,看了半天,看到了后角门还在,门上有枯黄的野草。岁月沧桑,老一辈的记忆还在。
    记得十余年前,俺与老伴走到老边饺子馆门前,本想进去,一看一斤饺子80元,两人一咋舌,愣是没敢进。哈哈,记忆犹新。
     感谢阿成先生的佳作,唤起了我尘封的记忆。
    沈阳——辽东半岛城市群的中心城市,辽东半岛上的一颗明珠,明天会比今天更好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-06-29     12:16
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